尬谷

练习,改自乌克兰议会中的一次打架

画风,是一辈子都在变的事实。

今天又是凉凉的一天
在物理的路上
越走越远
ps,糊

周绘之满意图片。
emmm,大概是樱花自来墨。(๑•ี_เ<)~☆☆
非常想要皮一下。
小煲几。

我叫它喵口三三(猫咪老师),太像了。














邻居家有时候会喂这只猫儿,于是它便蹲在那里。
现在已经这么fat了,估计有小宝宝了。
已经越来越可爱了。
记得它还很小的时候,瘦瘦干干的,几乎没有叫的力气。可怜兮兮地向路人求助,我忙跑回去找到晚饭吃剩的鱼,喂给它。那时候它有种瘦弱无助的感觉〔很少会看到猫找人要食物,估计饿得快不行了〕。它一看到食物,几乎狼吞虎咽,很快就吃完了。我后悔没有多带,于是又回去拿,结果回来时,不见了。
好几个月后,有次见到它健朗的身姿在小区的某些角落穿梭,不禁有种喜悦。那时候想,它会不会认出我,结果是没有的。
现在又看到它了,有种满足感,猫咪老师很快会有自己的家庭。
真的,很开心。

手机画的,开心